【“新八級工”在企業 ④】


(資料圖)

“大國重器”有了更強人才支撐(主題)

閱讀提示

和徒弟一起成為國家首批特級技師后,陳景毅和工友們感到,技能之路越走越寬廣。他所在的江南造船公司也看到,“塔尖”技能人才對“大國重器”提供了更有力的人才支撐。眼下,越來越多的青年技能人才涌向制造企業,用行動回答“李斌之問”。

今年1月14日,陳景毅和多位技能人才一道,從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(以下簡稱人社部)與中國船舶集團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中船集團)相關負責人手中接過了我國首批特級技師證書。

對于這本藍底黃字的證書,陳景毅格外珍惜:“這是對我技能水平的認可,也為我的職業生涯翻開了新篇章?!?/p>

時間回溯到2021年9月,人社部啟動特級技師評聘試點工作,為“新八級工”職業技能等級制度探路。求才若渴的中船集團迅速“上新”企業版《職業技能等級認定管理辦法》,成為國內首批特級技師評聘試點單位,不久,陳景毅等80名高技能人才獲評全國首批特級技師。

不僅如此,陳景毅還被中船集團旗下的江南造船(集團)有限責任公司(以下簡稱江南造船)聘為首席技師。

在陳景毅和工友們感嘆技能之路越走越寬廣的同時,企業也看到,隨著“新八級工”職業技能等級制度的持續推進,“大國重器”有了更有力的人才支撐。

工人們有了新目標

1990年進入江南造船成為焊工后,陳景毅真切體會過技能等級提升帶來的榮譽感和獲得感。由于在生產一線和技能競賽中表現出色,幾年時間,他就晉級為高級工,工資也跟著水漲船高。

這份技高者多得的榮光,一直到本世紀初,都讓陳景毅收獲著“穩穩的幸?!??!爱敃r,我已經是高級技師,每月工資能拿到七八千元。那時新入職的大學生,每月工資不過兩千多元?!彼f。

后來,這份榮光漸漸暗淡了。

在此前的“五級工”職業技能等級體系中達到“滿級”后,盡管陳景毅不斷在重點型號上攻堅克難,為企業創造價值,但是技能水平、創效能力卻無法在薪酬待遇上得到明顯體現。

陳景毅曾遭遇的“成長之惑”,同樣困擾著他的徒弟們——這些在技能賽場上爭金奪銀獲得成長“加速器”的青年技能人才,對于沖破成長“天花板”的渴望更加強烈。

事實上,在成為特級技師評聘試點企業之前,江南造船也在探索為技能人才成長搭建“新臺階”——從1.8萬名技能人才中,選聘出3名首席技師,陳景毅也是其中之一。但是“萬里挑一”的概率還是讓不少技工感到晉級希望渺茫。

隨著陳景毅和徒弟陳宜峰獲評全國首批特級技師,以及“新八級工”職業技能等級制度正式出臺,江南造船的技能工人們有了新目標。

中船集團人力資源相關負責人介紹說,在特級技師評聘試點中,集團建立完善了“技能等級路線、專家培養路線、榮譽提升路線”三通道并舉的技能人才發展體系,明確特級技師“塔尖”人才定位,帶動技能隊伍梯次發展。

“未來,企業準備在電焊、裝配、鉗工和其他主體工種中全面推廣首席技師,讓年輕人的職業發展更有奔頭?!苯显齑嘤栔鞴懿軇偢嬖V記者,隨著“新八級工”職業技能等級制度在企業的進一步落地,技能人才的成長空間將更加廣闊。

“大國重器”有了更強人才支撐

成為“塔尖”技能人才后,陳景毅在生產一線有了新動力和新方向。

根據江南造船的有關規定,陳景毅這樣的首席技師需要“瞄準行業一流”,在論文發表、公司重點產品制造工藝和技能標準編制、集團公司重大項目(工程)研制生產等方面達到相應要求。

與此同時,他還要作為主要負責人開展技術立項攻關,并接受年度結項考核。

“高技能人才帶頭立項攻關,為企業制造‘大國重器’提供了更有力的人才支撐?!苯显齑ぷ鞑可a宣教室主任應俊向記者講述了我國第一艘自主建造極地科考破冰船——“雪龍2”號的“破冰”故事。

當時,厚度超高、結構密、應力集中的破冰刀與外板連接處的焊接成為技術難題,國內沒有此類材質的焊接先例,是陳景毅帶領團隊展開攻關,創新采用“同人數、同參數、同速度”的“三同”分段淬火退焊工藝,僅用27天就為“雪龍2”號裝上了“鋼牙”。

“高技能人才除了手上有絕技絕招,理論水平、能力構成也需要不斷升級?!标惥耙愀嬖V記者,此前在“雪龍2”號焊接中取得的突破,正是基于自己豐富的知識儲備和復合的技能構成。眼下,52歲的陳景毅,在材料熱處理、焊接工藝學等方面仍在不斷充電。

在陳景毅看來,技能人才和技術人才的融合趨勢越來越明顯。在他領銜的技能大師工作室里,除了高技能人才,還有幾位成員是工程師。

在江南造船,有陳景毅的這樣一段佳話:“每一艘江南重點艦船里都能找到‘陳氏焊縫’,每一個焊接難題里都有一個‘陳氏焊法’?!睉”硎?,今后江南造船將承擔更多的首制船和高附加值船舶制造任務,企業也期待陳景毅這樣的“塔尖”技能人才,幫助企業在創新攻關中攀上新高度。

“李斌之問”有了時代答案

2008年,江南造船整體搬遷至長興島后,全三維建模、數字化加工組立、超大總段組裝等世界上最先進的造船技術陸續得到廣泛應用。十幾年間,這些新技術的應用讓企業實現了許多“零的突破”。

“從圖紙變成產品,最終還是要靠高水平的技能工人來實現?!痹诮显齑萍嘉魅魏梢谎劾?,新技術的落地生根直至開花結果,都與高技能人才隊伍密不可分。

胡可一介紹說,企業對主體工種的培訓每年開班,冷門工種2~3年滾動開班,實現工種培訓全覆蓋,年末還會調研培訓需求,不斷更新技能等級培訓的教學大綱。目前,該企業具有技能等級人數占比超過65%,高技能人才占比突破26%。

“在造船企業,想要成為高技能人才需要持續的積累?!痹陉惥耙憧磥?,隨著“新八級工”職業技能等級制度在企業的推進落地,技能人才的成長時間線被拉長,有助于讓更多技能人才安心留在制造企業。

江南造船人力資源相關負責人表示,企業將聚焦船舶行業特有工種和復合型技能人才培養要求,打破“唯學歷、唯身份、唯年齡、唯成果”的評價標準,為技能人才職業發展暢通道、提待遇。目前,企業已經安排首席技師享受企業中層管理人員待遇水平。

“明天誰來當工人?”已故著名全國勞模、上海電氣液壓氣動有限公司液壓泵廠數控工段長李斌,曾在中國制造轉型的關鍵階段提出了著名的“李斌之問”。斯人已逝,但這一追問依舊振聾發聵。

據介紹,如今,在李斌曾經工作和生活過的黃浦江畔,越來越多的青年技能人才正涌向江南造船這樣的制造企業,為鑄造更多“大國重器”貢獻力量,用行動回答“李斌之問”。

標簽: 特級技師 職業技能 等級制度